ENGLISH
在线咨询 京东 天猫 E商城 集团OA 官方微信 分享

托马:志在四方,“琴”牵珠江

2012-10-25

来源:羊城晚报  2012年10月24日   

 

文/图 羊城晚报记者 李晓莉

▲听说照片要上报纸,托马乐呵呵地拉上大弟子史蒂芬(右)来合影,高兴地说:“这下大家都出名了!”

 

托马(Lothar Thomma)是来自德国的“好男儿”。

 

  尽管已是77岁高龄,他的头发还是黑的,闪亮的大脑门,高高的鼻子上架着副金丝眼镜,一笑,脸上绽开了花。他只会说两个字正腔圆的中文词汇“你好”、“谢谢”,但是他知道有一句很有名的中国谚语:“好男儿志在四方。”

 

  也正是这句中国话,让他来到了中国———

 

  琴键上的“好男儿”

 

  朴素的浅灰色小条纹上衣,米白色的裤子,托马在珠江钢琴的“外国专家”办公室里,有一张很大很大的桌子,桌子上放着一张图纸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一架钢琴的设计图。

 

  “我最早来到中国是1993年12月,当时去了北京。”提起自己的“中国缘”,托马印象很深。那一年,贵为欧洲著名造琴大师的他,已经60岁了。“中国的瓷器、茶叶等传统学问在我眼中,都是神秘而让人向往的。我对钢琴制造行业非常有兴趣,如果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让我不断研发创新,我当然是毫不犹豫就答应了。”

 

  托马的想法很简单,可是,身边总有人不能理解:为什么要离开钢琴的发源地欧洲而远赴中国?“我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。”托马微笑着说:“他告诉我,好男儿志在四方。我年轻的时候便开始四处工作,而且我太太和孩子都非常支撑我。”托马补充道:“我后来选择珠江钢琴,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在欧洲没有一个钢琴厂可以做得那么大。如何引领大规模的钢琴厂向高质量、高标准发展,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棒的挑战!”

 

  也有很多欧洲人不解:为什么要将成熟的造琴技术“白白”输入中国市场?托马很坦然:“中国的钢琴制造技术不成熟,这个情形就像我年轻的时候一样,当我带来了技术,培养出积极能干的年轻人,他们也许就能改变整个钢琴行业的发展。他们也能像我一样成为大师。”

 

  2007年,托马接到一个来自珠江钢琴的邀请———打造世界一流的中国钢琴。

 

  发出这个邀请的,是珠江钢琴时任董事长黄伟林。他直言,希翼托马担任技术顾问。而托马的反应,却让大家很奇怪:他闭口不谈合作价格,却坚持让黄伟林亲自“到德国走一趟”。千里迢迢飞赴欧洲,黄伟林被这位七旬老外问及的第一个问题是———“珠江钢琴有什么发展理念”?黄伟林说:“第一,大家要发展成全球最好的钢琴企业;第二,大家要开发高端产品。”

 

  托马再次被打动了。

 

  这一次,他与中方的技术人员一起,设计出了高端钢琴“恺撒堡”。一笔一画设计、多次探讨修改,终于凝结成精品———“恺撒堡”被列入2008-2009年国家重点新产品计划,在国内外市场广受欢迎,并得到周广仁、刘诗昆、鲍蕙荞、吴迎等众多著名钢琴家的高度评价。每每说到这里,托马都很自豪,因为每架“恺撒堡”钢琴上,都会有一行字:“Designed by Lothar Thomma(托马先生设计)”。

 

  托马仍然记得,第一次到中国的时候,钢琴还是豪侈品。“这些年,中国的经济发展太快了,钢琴也走进了寻常人家。在我看来,如果只用欧洲的生产方式,是无法满足中国市场对钢琴的需求的,或者会导致钢琴价格高昂,多数家庭无法负担。所以我选择了与珠江钢琴合作,采用欧洲的工艺,在中国规模化生产,达到质与量的平衡。”托马说。

 

  精雕细琢打造精品

 

  托马是个急性子,只要一提到钢琴,他的语速便会不由自主地加快;只要一想到造琴方面的事,他会顾不上等电梯,一溜烟地从楼梯直接跑下车间。可是,为了造出一台顶尖的钢琴,他却坚持“慢工出细活”。

 

  钢琴制造在很多人眼里都是神秘的,“钢琴是不能完全靠机器生产的,一半以上的工作需要手工完成,这就是经验的重要性。”托马有着德国人惯有的严谨,“螺丝太紧或太松都不行。一台钢琴里有8000多个零件,每个都必须做好、做均匀,否则容易出问题。”

 

  作为世界级造琴大师,托马常常在工厂里手把手地把造琴的“感觉”传达给工人,“你听听,这根木头的音色跟那根有什么不一样?”拿起两根手指长的小木棍,托马让工人们仔细聆听,然后将音色相近的归类;又或者,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告诉工人,螺丝拧到什么程度才叫做“合适”———“‘合适’,其实就是我的经验,只有这样一一传承,工人才能领悟我说的‘感觉’到底是什么。”托马很认真。

 

  为了精益求精,托马在珠江钢琴的厂房中开辟出一个新的生产车间,按照欧洲高端造琴厂的生产工艺生产高端的手工钢琴“Kay-seburg Artist(恺撒堡艺术家)”。为了保证每一台钢琴的质量,他还带来了59岁的“大弟子”史蒂芬,为琴的每个细节把关,并进行监制验收。这里制造每一台琴所需工时,跟欧洲一流的钢琴厂一样。

 

  托马的尝试也引起了国际同行的“异样”眼光。“德国的制造商对我有意见。”托马坦然一笑。原来,“恺撒堡”系列钢琴实现了中国高品质钢琴的梦想,这对部分德国钢琴商的影响很大,他们的出口直接受到影响。“欧洲的钢琴业还是比较保守的,他们只是不太能接受我的做法。”

 

  同行的担忧不足为奇。“恺撒堡”系列钢琴已经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奏出了美妙琴音。著名钢琴家刘诗昆连声称赞:“质量技术水准已非常接近世界顶级钢琴!”

 

  “欧洲的钢琴制造史超过300年,但在中国却不到100年。”托马扳着手指说道:“我能感受到中国市场对高端技术的渴望,我也想在钢琴的领域施展才华,成就一番事业。”

 

  托马眼中的广州

 

  “1995年我第一次到广州,第一印象就是白天鹅宾馆。那里太漂亮了,很有风情,而且还是欧洲风情。听说英国女王都曾经住在这里。”托马慢慢回忆,“我还‘偷偷’地散步到黄沙水产品市场去,看到那么多种类的海鲜,觉得太不可思议了,它们都是活的!”托马夸张的表情逗乐了大家,助手悄悄地说:“大家上周才带他去尝了龙虱。”

 

  托马喜欢广州,喜欢用筷子吃粤菜,也喜欢自己毫无目的地到处走走。“不过,这几年变化太快了。”现在再回到“白天鹅”,托马说,附近的小巷子都不见了,高楼拔地而起。

 

  有时候,托马喜欢广州的快节奏,有时候,他也会说,现代化的脚步太快了。(完)


上一篇:德国钢琴“金手指”来宁授课

下一篇:“广州品牌60强”热辣出炉

返回列表

关于大家 人才招聘/ 联系大家/ 网站地图/ 法律声明

©乐天堂fun88手机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09009号-2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